未翳

“嘘——”

警告

虚拟 网络 虚拟 网络 虚拟 网络 虚拟 网络

故障 故障 故障 故障 故障 故障 故障 故障

无法 修复 无法 修复 无法 修复 无法 修复

再见 再见 再见 再见 再见 再见 再再 再见

这一刻我想低头,低头去亲你的手指

把下颚放在你的手掌上,露出被驯服的乖巧
把尖牙都收好,用舌头舔你的脸颊
翻过身,把脆弱都暴露给你
抚摸我 抱紧我
永远爱我

她今天出嫁,

婚纱很漂亮,是母亲挑的,胸口点缀着碎钻,层层薄纱叠出一个梦境。新郎俊朗,多金,年轻有为。她听见化妆师夸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但她一点儿也不这么觉得。她和他才交往不到半年,双方的父母就已经敲定了一切,几乎是猝不及防——仅对于她来说。
她的男友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向她求婚,理由完备,爱意真挚,无法反驳,无法拒绝。她脸上是甜蜜的颜色,露出两个酒窝,心里一片结冰的湖水,大雁从上面掠过。
死了一个。

死了一个。
她穿上婚纱,像穿一件木偶的服装,关节连着细线,线头拴在别人手中。她的眼睛没有光亮,笑也很僵,酒窝不美,更显她瘦得几乎凹陷的脸。

公主要嫁给王子这件事,约定俗成。

他笑的时候眼睛是没有温度的,

只是嘴角勾一勾,做出一个名为笑的表情来。
他在他身上的时候低着眼睛看人,在暖黄灯光下能看到睫毛在脸上的阴影。他什么话也不讲,喘息都很少乱,几乎让人心疑他是否是一尊玉雕成的人像。

他几乎强硬地撬开他的心门,逼迫他向他袒露。结果是他先退却。那尊玉佛的皮下是烂泥般的粘稠,像沼泽圈住他的双腿,把他拖进地狱里去。

今天风很大,

苏三省被按在十八楼的落地窗上,毕忠良掐着他的脖子,从下至上贯穿他。他低头就能看见城里最繁华的一条,人来人往,车流不断,两旁的商店灯牌闪烁,光映在玻璃上,映出他惨白的一张脸。
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现实,他觉得身前的玻璃被风吹得摇摇欲坠。他陡然生出一股恐慌,想要伸手去搂毕忠良的脖子,却被他抓住手拿领带捆起来。他身体重量全支撑在玻璃和身体里的东西上。他恐惧,他惜命,可毕忠良不惜他的命。
毕忠良恨不得他死在他面前,什么死法都好。

胡言乱语

想吻你
发疯

去摸你的身体,从指尖到长发,在肋骨和肩颈都留下痕迹

爱你
发疯

为不知名的占有欲,吐露炽热的痴恋
融化的粘稠的
吞噬

把自己献给你
发疯

全权交付于你
掌控
给我自由 别离开我

锅碗瓢盆砸在木门上,叮铃哐啷地奏出一曲。高亢的女声和男声混杂在一起,刺得人大脑发疼。
她宁可去听一天楼下烧烤店老板坏了的收音机发出的声响。
门外的人用尽此生最怨毒的语气咒骂,锅铲和瓷碗,削皮器和砧板混响。
她缓缓地抱紧自己,只觉得这首曲子又难听又冗长。

做人要温柔的呀,他想。

敲门声响起来时,他正围着围裙做菜,顺手就把油抹在围裙上,匆匆地去应门。
“你回来啦。”他笑眯眯的,伸手去接来人的外套。
那个人绕开他径直向屋子里走去了。
他仍挂着笑脸,转身回厨房照顾炒锅,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模样。
做人要温柔的呀。
他关火,将要把菜肴端上桌。有一双陌生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和嘴巴。他挣扎,却被人牢牢锁在怀里。

“阿航,你的小情人儿很靓嘛。这么舍得?”
“嗯。”

做人要温柔的呀。
他被两个陌生人按在地上,嘴角和额头都流着血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

【苏方|水仙】红(pwp一发完)

苏三省X方俊生 私设兄弟
送给我超仰慕的蕉太!
悄悄 @今天依旧抿抿甜 (/ω\)

还是没忍住搞了苏方,有点好磕。

不太好吃的车

【周尹】天气预报

瞎写摸鱼。很短。不好吃。给我的酒 @咸鱼酒。

————————

今日晴。
周一围又刷新了一次天气预报的界面,金黄的太阳图标几乎晃瞎了他的眼。他抬头看着头顶一片乌云,狠狠眨了眨眼睛。
还是一片乌云,灰蒙蒙惨淡淡的,罩住他头顶的天空。
他向左迈了一步,乌云跟着动了一下。向右两步,乌云动了两下。周一围掐了自己一把,很疼,不是幻觉——他突然狂奔起来。乌云呲溜一下窜过去,死死守住他脑袋上方的那片天空。
见鬼了。周一围想。但工作还是要继续。今天他的新戏开机,就快要迟到了。他只得强行按捺住疑惑和惊恐,带着头顶的乌云走向片场。

“一围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他转身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尹正满是喜悦的脸庞。他...

© 未翳 | Powered by LOFTER